您好,歡迎來到惠農網
惠農資訊
當前位置:
資訊首頁>
致富經>
廣西90后邱琪琦用惠農網賣禽苗 年銷5000萬

廣西90后邱琪琦用惠農網賣禽苗 年銷5000萬

發布時間:2021-07-09 10:24:59?? 來源: 商業圈熱點 ?采編:編輯359? ? 閱讀:(987) ?評論:0 ??贊:0
[導讀]我是邱琪琦,土生土長的廣西人,1993年伴隨著清晨薄霧里陣陣公雞啼鳴聲出生。我的父母一輩子和雞苗鴨苗打交道:小時候,只要天微亮,他們就會用竹筐挑著這群小家伙,去150公里以外的市集上賣。

《覺醒時代》里寫道"民眾覺醒了,中國才有希望。"作為黨和國家高度關注的鄉村振興之路也是如此,新農人多了,鄉村振興的步伐就快了!值此之際,惠農網推出 "這就是新農人" 系列特輯,鮮活展示新農人在時代浪潮里乘風破浪的動人故事!本次分享的是惠農網禽苗用戶邱琪琦的故事。

我是邱琪琦,土生土長的廣西人,1993年伴隨著清晨薄霧里陣陣公雞啼鳴聲出生。我的父母一輩子和雞苗鴨苗打交道:小時候,只要天微亮,他們就會用竹筐挑著這群小家伙,去150公里以外的市集上賣。

(邱琪琦)

我們一家六口人的全部生計,包括姐弟4人的學費,全靠家里的禽苗生意。當時市場行情不透明,父母每天從凌晨忙到深夜也賺不了太多錢,即便如此辛苦奔波,他們每天仍會鏗鏘有力地對我們四姐弟說:"你們要好好讀書,不然就回村養雞養豬!"

看著父母消瘦的身子和疲憊的眼神,那時候我就在心底暗自發誓:以后要到大城市賺大錢,讓他們好好享福!

放棄高薪務農,我想改變傳統的禽苗交易方式

2013年,我畢業來到省會南寧一家健身房上班,那時候每天擠公交、加班、拜訪客戶,經過3年努力總算拿到了理想的工資,只是家里父母日漸年邁,和姐姐弟弟們更是常年見不到面,基本上就是過年見一次。

夜深人靜的時候, 我總會聽到樓下禽苗市場熟悉又"遙遠"的公雞啼鳴。小時候討厭的聲音,此時再聽反而格外親切,絲毫不覺得半點兒嘈雜,倒像是一縷熟悉又溫暖的光,在黑夜里,給了我方向和力量。

"子欲養而親不待",再三思慮后,我毅然決然辭職回到父母身邊。

"禽苗又臟又臭,估計熬不了幾天就會走!""這么年輕漂亮的姑娘,讀了那么多書,竟然回到父母身邊干這個活兒,能有什么出息"……剛回到家,身邊很多親朋好友都會質疑我能堅持多久。的確,禽苗業是實實在在的臟活累活,單單是每天清理惡臭無比的糞便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但在父母身邊,我找到了自己的不可代替性,這比在大城市當螺絲釘有成就感得多。

看到早已年邁的父母依然重復著20年前干的活兒:每天抓小雞、小鴨進筐,再騎摩托車運到市場上去賣。賣完了就能早點回來,如果還有剩的就帶回來放進保溫室,加水加料供著,第二天繼續抓去賣,作為一名懂互聯網,且充滿朝氣和創造力的新農人,我想做出改變……

(邱琪琦養殖的青頭鴨)

不到半年,網銷月盈利達線下交易的50倍

2015年,農業互聯網尚屬起步階段,競爭對手很少,買家市場很大。我買了很多書自學電商運營,把禽苗品種、養殖場設施、各種防疫證件以及日常喂養、清掃等工作的圖片上傳到惠農網上,那時候真的很難,沒有可以參考的對象,全靠自己學習,不過幸運的是很快就吸引來客戶。

客戶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在我的店鋪下了單,后來發現我家禽苗品種好,網上交易方便,就推薦其他朋友也來買。漸漸地,線上店鋪的回頭客越來越多,生意就做越大。網絡銷售還不到半年,我管理的網店每月盈利就達到了線下批發零售交易額的50倍,年銷售額達到了5000萬,這給做了二十余年傳統禽苗生意的父母帶來了巨大的驚喜!

(邱琪琦的員工給種苗打包準備發貨)

剛開始接觸電商時,我吃飯、洗澡都是捧著手機的。做養殖的農戶都起得很早,早上是線上找客戶、聊生意最好的時候。每天天微微亮,我就登錄店鋪招呼客戶,回復咨詢和留言,安排發貨,做好服務。

與此同時,擁有過硬的專業養殖技術、優秀的服務是禽苗企業做出好口碑的必備條件。我經常向惠農網線上農技學堂專家一對一請教學習,提升知識儲備,以便第一時間為客戶解決雞苗鴨苗養殖難題。我還申請成為了惠農網買家保障商家,因此收獲了很多大批量的采購業務。

以前我覺得工作的全部價值只是一條月底工資入賬短信,現在我找到除了錢之外的動力:父輩們勤勞樸實的品質,我在傳承;父輩們傳統落后的農業,我也在創新……

文章分類: 致富手冊

版權申明:“惠農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湖南惠農科技有限公司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全部或部分使用、轉載、摘編、傳播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經本網授權使用的,應當在授權范圍內使用,且須注明“來源:惠農網”。凡違反本條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惠農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freeexpeople性欧美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